正德陶瓷---陶瓷定制專家

王錫良:品透人生五味 畫盡瓷上風光

文章出處:網絡整理 │ 網站編輯:采集俠 │ 發表時間:2015-09-23 11:25

  大雪消融的下午,在王錫良家灑滿陽光的客廳,墻上懸掛的“陶瓷世家”四個大字格外明亮。老人坐在他的木沙發上輕描淡寫地對我說起往事,“我15歲第一次賣的是一個筆筒,畫的西施,賣了兩塊錢,我媽媽、我嬸嬸都高興得不得了,那是上世紀30年代,兩塊錢能買100斤大米了。”

  王錫良得意地從臥室的衣柜里翻出一個剛燒制完成的瓷瓶給我看,瓶身寥寥數筆青花,畫的是一塊巖石,一旁寫著“涂成一片石,添上一棵松,安一小亭子,再請一詩翁”,別有意境。“青花要燒出來才知道什么樣,上次燒了10多個,才得了兩三個,這個青花燒得蠻好!”剛說完,他又不忘解釋道,“我是畫粉彩的,青花我是門外漢,畫著玩。”

  從13歲開始學藝,這位跟陶瓷打了70多年交道的老人身上,浸透著人生的厚重,也正因為此,他的言談舉止中自然流淌出的是謙和。

  “滿口飯可吃,滿口話不說,活到八十九,不知眼睛瞎不瞎。”在一本題名為《錫良文存》精致小巧的宣紙冊上,王錫良用一筆風流獨到的行書寫下他的座右銘。

  他為人民大會堂江西廳創作大型瓷板畫,卻曾被批評連最基本的“料性”都不懂。 1959年,隨著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人民大會堂裝修完畢,年僅37歲的王錫良為自己贏得了前所未有的聲譽。為他帶來巨大榮譽的工作,就是為人民大會堂江西廳創作大型瓷板畫《革命搖籃井岡山》。

  “大家都起稿,題材都是革命題材,我畫了一幅小的井岡山,省里的文化局長說‘這個中國畫味道很足,就讓他來畫’。”王錫良當時所在的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會聚了當時全國最著名的陶瓷藝人和陶瓷美術教授,這個結果令人十分意外。

  這看似意外的結果來自王錫良的精心準備。江西廳在沒有裝修之前,曾經邀請江西和北京的藝術家們到現場征求設計意見,江西方面建議以瓷器為主,北京的畫家卻反對。“他們說不要把江西廳搞得像瓷器店。我聽到這種說法,回來就創作了一幅中國畫想試試看。”

  從元代開始,景德鎮就是中國的制瓷中心,并從明洪武年間開始設立“官窯”專為皇家生產陶瓷。但在上千年的制瓷歷史中,陶瓷繪畫一直只作為瓷器的裝飾手段存在,一般人認為,陶瓷只是工藝品,不能算是藝術品。

  清康熙、乾隆年間,景德鎮官窯瓷器中開始出現繪有中國畫圖案的陶瓷作品。但國畫是平面的,陶瓷是立體的,陶瓷繪畫材料筆法與國畫也存在差異,更需要燒制成器,想在陶瓷上呈現中國畫的效果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釉上彩是畫在上過釉、已經1300攝氏度高溫燒制過的瓷器上,畫完后再用700攝氏度高溫燒一次。粉彩的顏色經過高溫會發生改變,要綠色畫的時候是白色,要紅色畫的時候是紫色。色相如何把握,都要有功力,一般的畫家只能畫燒制后顏色不變的新彩,畫不了粉彩。”當然,在王錫良看來,這些基本的技藝并不算難,人民大會堂江西廳的瓷板畫難在要畫出沒有畫稿可循的井岡山全景,共四尺高、一丈多寬。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人用現實主義題材,完成這么大的瓷板。

  王錫良向領導要求去井岡山實地體驗生活,充實畫作的內容。“井岡山那么大的山,幾個哨口我都是靠腳量著去。”江西井岡山著名的紅軍5大哨口在當年紅軍根據地茨坪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之間的距離大多超過30公里,王錫良帶著干糧在山上一住就是十多天,足跡到哪里,就寫生到哪里。

  半個月后,回到景德鎮的王錫良開始根據寫生的素材進行創作,這時,距離人民大會堂安裝瓷板時間已經不足3個月。瓷板畫由四塊瓷板組成,剛燒制完一塊時就有人議論紛紛,不少人出于好意勸說他不要再畫下去,而其中最尖銳的批評就是“畫了20多年瓷器,連料性都不懂,還想進人民大會堂!”

  所謂“料性”,是景德鎮陶瓷繪畫行業中的重要基本功,即對顏料性能的掌握,不能太濃,也不能太淡。景德鎮青花“料分五色”,主要成分為金屬鈷的氧化物,根據含水量程度不同燒制后會呈現5個不同的色階“頭濃、正濃、二濃、正淡、影淡”,其中濃淡合宜的二濃料在傳統的粉彩勾線中運用最廣,王錫良卻偏偏不用它,“我用的大部分都是極濃的料,畫出來粗而且硬。”

  王錫良的作品在景德鎮藝術瓷廠燒制成功后,被送往省城南昌,果然引起了一些議論。王錫良被通知立即趕往南昌解釋此事,“景德鎮其他人畫的都得到了肯定,就我的過不了關。我只能說來不及再重新畫了,只有拿到北京試試看,行就行,不行也沒辦法了。”為了保住自己的作品,他想出一個主意。

本文閱讀量:
下载陕西快乐10分钟助手 bet365体育在线公司 财政部重启互联网彩票 竞猜足彩 快乐赛车官方网站开奖 上海时时乐今天幵奖吗 吉林快三助手开奖官方下载 冠军打法北京赛车pk10技巧 28加拿大 游戏虚拟货币名称 赖子山庄天津麻将 好运彩彩票网站 绝地求生信号枪的位置 七星彩直 JBD夺宝电子 武汉麻将口口翻技巧 山西11选5任选八遗漏